杜牧的清明雨


更新时间: 2019-06-12

  说到清明雨,自然会想到杜牧的《清明》:“清明时节雨纷纷,路上行人欲断魂。借问酒家何处有,牧童遥指杏花村。”

  《唐才子传》记载,杜牧去湖州游玩时,湖州刺史举行了竞渡活动,有一位乡村妇人带了一个十几岁的女孩来参观。杜牧将母女俩接到船上,“约以十年后吾来典郡,当纳之,结以金币”。分别后,杜牧一直想念着这位女子。可他官职较低,不能提出调任湖州的请求。后来,他出任黄州、池州和睦州刺史,都不是他的本意。等到他的好友周墀出任宰相,杜牧便接连写了三封信,请求出任湖州刺史。

  大中三年,杜牧41岁,获得湖州刺史职位。此时距当年在湖州观渡的时间已经过了14年,那位女子也已经出嫁3年,生了3个孩子。为了这件伤心事,杜牧写下这样一首诗:“自是寻春去较迟,不须惆怅怨芳时。狂风落尽深红色,绿叶成阴子满枝。”此诗一语双关,感慨万千,自己与佳人有缘无分,只能徒唤奈何。

  “绿叶成阴子满枝”不见正史,杜牧的“欲断魂”可能还与唐朝的“牛李党争”有关。

  杜牧中进士后,正遇上牛僧孺赴扬州任淮南节度使,杜牧被征召做幕僚,负责处理公文。来到扬州这个花花世界,杜牧几乎每天都到青楼游乐,“十年一觉扬州梦,赢得青楼薄幸名”。奇怪的是,他身后总有几十名兵士暗中保护。几年后,皇帝让杜牧任侍御史,牛僧孺为他设宴送行,告诫他说:“你将来一定还会取得更高的职位,但我经常担忧,怕你因迷恋风情而不能控制自己。”杜牧随便应付说:“我对自己非常检点,不至于让你为我担心。”牛僧孺笑了笑,让侍童取来一个小书箱,当着杜牧的面打开,原来里边都是那些跟在杜牧身后的便衣兵士写的报告——某天晚上杜牧在某家饮宴,某天晚上又在某家留宿,等等。杜牧十分羞愧,向牛僧孺下拜致谢。

  可惜,杜牧最终还是没有听从牛僧孺的劝诫,依然风流倜傥、不拘小节。杜牧才华出众,治学以外还专门研究孙子,写过13篇《孙子》注解,也写过许多策论咨文,但他的才能却一直得不到施展空间。杜牧写《赤壁怀古》,“东风不与周郎便,铜雀春深锁二乔”,恐怕也是借周瑜来一吐自己怀才不遇的怨闷。

  会昌二年,杜牧受宰相李德裕的排挤,外放为黄州刺史。其实,李杜两家为世交,但杜牧的性格与李德裕不合,而且杜牧与牛僧孺私交甚好,更被李德裕认为是“牛党”。杜牧暮年任司勋员外郎不到一年,就因俸禄低微,请求外放杭州刺史。

  身处晚唐,朝政败坏,民怨沸腾。杜牧胸怀大志,却报效无门,一生的坎坷,全都化作“欲断魂”的清明雨。


今晚六合开奖结果| 香港六合开奖结果直播| 白小姐资料| www.89349.com| www.555519.com| 澳门浦京| 白小姐金钥匙高手论坛| 香港马会彩经| 一码堂| www.900688.com| 香港马会现场开奖直播|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|